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为什么都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背后支撑是司法_财经

发布日期:2020-06-24 04:40   来源:未知   阅读:

摘要:司法是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制度性支撑。

“我们能够感受到,上海的法治环境每年都在改善。其中,金融法院的设立,以及《外商投资法》的实施,让我们更加坚定了在这里投资的信心。”去年进博会期间,来沪参展的各跨国企业主要负责人在谈到中国机遇时,都不忘提及“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

不少金融人士都认同,司法是国际金融中心背后重要的制度性支撑。随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展开,上海的金融司法环境建设逐渐起步,在近年加速取得新进展。

经历三个发展阶段

“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上海的金融司法环境建设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步伐基本同步。”作为亲历者,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茆荣华回忆。

“第一阶段就是上世纪最后10年,上海的证券、外汇、期货、技术、企业产权交易等要素市场先后形成,随之而来的便是证券、期货、票据等新类型金融纠纷案件的出现。于是,那时上海的金融司法环境建设主要围绕治理和整顿金融秩序而展开。”茆荣华举例,如1995年的国债回购纠纷、1997年的以大面额存单为表现形式的非法借贷纠纷,都是典型的新类型金融纠纷案件。

新世纪伊始,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开始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这一步,让金融司法开始面临新问题,即金融纠纷收案数量快速增长,案件专业性程度不断提高。”茆荣华表示,审判工作虽然复杂繁重,但也让上海的金融司法建设进入全面发展时期。2008年,浦东新区法院成立金融审判庭,成为当时全国唯一一家金融审判庭。

随着国务院19号文的推出,上海的金融审判工作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一期迎来新的机遇和挑战。上海市高院介绍,这一时期,金融创新业务引发的纠纷案件显著增多,涉外因素日益增加,法院裁判结果对金融市场的导向作用日益增强。围绕新特点,上海三级法院金融商事专项审判机制正式建成并运作,逐步构建起集约化、专业化的金融商事专项审判机制。

审理典型案件,厘清市场规则

“中国有句俗语叫‘徒法不足以自行’。”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解释,这句话意思是说单靠立法科学还不行,还需要做到执法公正。

“2018年8月份挂牌运行的上海金融法院,就是让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有了可以公正执法的机构。”周汉民表示,上海金融司法自此进入新的阶段。挂牌近两年,金融法院已经审理了11600余件各类金融案件,标的总额达2500亿元,可见需求之大。

全国首例涉上市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群体性纠纷示范案件、全国首例外国人隐名代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股权转让纠纷案件、证券从业人员操纵亲属账户炒股不服证监局高额罚款的金融行政处罚案件……

类似这样重大、疑难、复杂、新类型,以及在法律适用方面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案件,上海金融法院依法在成立后审理了一大批。

这些案件审理的意义,绝不仅限于案件本身。“金融法院通过审理典型案件,厘清了市场规则,从而规范和引导了金融交易行为,保护了投资者权利,最终营造了法治化的金融市场环境。”上海金融法院院长赵红表示。

以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为例,上海金融法院在全国首创证券示范判决机制。在首例示范判决案件后,截至目前,已带动637件平行案件顺利化解,千余名投资者在短时间内得到赔偿款7000余万元。

加强涉外案件审判

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对上海的司法环境又提出了新要求。

“科创板‘利用资本市场支持科技创新’这一目标是外在,而‘以法治为先导,将审批制转变为注册制’这一目标则是内在的。”周汉民指出。

为此,去年上海高院制定发布了《关于服务保障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若干意见》。在科创板正式开市之际,金融法院也同步出台了《上海金融法院关于服务保障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创新了改革相关司法保障机制,全面回应了改革的司法需求。

“良好司法环境对于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意义,不仅在于化解相关矛盾纠纷,更在于通过金融司法合理界定各方权利义务,促进形成市场规则,保障市场健康有序发展。”茆荣华说。

随着临港新片区的落地,国际金融中心的改革力度、开放程度再次加大。上海金融法院表示,下一步,将加强涉外案件审判工作,积极落实服务保障临港新片区金融开放与创新的司法举措,努力构建公正、高效、平等保护中外金融主体合法权益,具备较高国际公信力和影响力的金融司法服务保障体系。

“未来,在上海金融中心发展进程中,金融司法对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法治化营商环境,依然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周汉民说。



上一篇:为什么都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背后支撑是司法_财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