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目击北京遣送88名罪犯 座次图标明危险人物(图)

发布日期:2021-08-08 05:14   来源:未知   阅读:

  本市的外地籍罪犯在被判决后都要在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暂留,再由该处遣送回原籍服刑,因此遣送处也被称为“流动的监狱”。1月10日晚7点10分,遣送处的25名狱警押着88名罪犯上路,向湖北、湖南遣送。《京华时报》记者全程跟踪了狱警的工作,历经24小时见证了整个遣返工作。

  负责本次遣送工作的是遣送处副处长王青,43岁的他做遣送总指挥工作已经有4年多时间了。

  据了解,普通狱警每月参加5次左右的遣送工作,而王青要全程负责10次左右。

  10日上午9点多,王青召集有关狱警参加预备会。按照遣送处的规矩,预备会和遣送开始一般只间隔12小时左右。而狱警在开会之前,不知道要向哪儿遣送犯人,以及遣送时间。“出于保密的需要,这些内容只在预备会上告知。”王青说,开会后,参加遣送的狱警如果没有特批,就不能再离开单位了。

  会上,王青宣布,本次遣送任务是要将88名罪犯送回原籍,其中46人是湖北人,先期在武汉站下车;42人是湖南人,在长沙站交给当地监狱方;88人中共有12名女犯人。“大家乘坐今晚9点10分发车的K157次列车出发。”王青说,“本次遣送的罪犯,危险程度为中等。”据了解,遣送处遣送过的最危险罪犯是黑恶势力团伙,而本次遣送的犯人犯罪大多不太危险。

  遣送方案在会上决定,行动组从遣送处离开,押犯人前往西客站的时间是7点10分。25名狱警参与行动,除了负责医务和内勤工作的狱警不值班外,其余人员每7人为一组,每3小时轮一岗。

  会后,狱警开始进行遣送的准备工作。首先,狱警们确定了罪犯在火车上的座次。在最终画出的电脑图上,分别标明了狱警的岗位位置和武警的方位。在各个罪犯名字的旁边,还画着各种标记,有的标着数字,有的画着圈。狱警向记者讲解,这些标记说明了哪几个人是同案犯,哪几个是亲戚,以及谁是“危险人物”。另外,由于湖北籍罪犯要先下车,因此在排座时把他们安排在了相对靠前的位置。

  此后,狱警们给手铐、脚镣等械具进行了检查并消毒,以防病患。同时检查了电警棍、对讲器、搜索灯等警用物品,另外还要准备睡袋和食物等生活用品。

  检查罪犯档案也是一项重要工作,他们的财物也要被带上列车,并在交接时转交给当地的狱方。

  在参遣狱警忙碌的时候,88名即将被遣送的服刑人员还不知情,他们还要完成当天的学习和劳动内容,和往常的每一天一样。

  下午6点,随着女警的点名,本次要被遣送的12名女犯分别走出她们的监舍。此时,她们才知道要回原籍了。点名时,记者在女监区活动室内看到,12名女犯的档案等材料已被放在办公桌上,一旁的墙角边,整齐地码放着女犯们的行李袋,她们排队等着审核无误后签字、摁手印。

  下午6点20分,审核结束后,3名女警开始对罪犯进行检查。记者看到,女犯的每件衣物女警都要进行仔细的摸捏,尤其是袖口、领口、衣兜、裤腰等部位,在确认安全后才能再穿上。由于女犯们身上衣物件数多,每人都需要检查近2分钟。据了解,遣送处有20多名遣送狱警,由于工作辛苦,所以全部是男警。不过每当有女犯遣送任务的时候,遣送处将抽调平时负责管教的相关女警参加。

  下午6点30分,女犯人们被两人一组用手铐铐在一起,准备上路。在男监区,类似的过程也在进行中。由于男犯人较多,准备工作从下午5点就开始了,有些“危险人物”还会被戴上脚镣。6点40分,男女犯人在集合大厅集合。

  “现在进入非常时期,凡有擅自行动者,从严惩处,一切行动必须服从干警指挥,有事要报告,得到许可后方可行动,禁止交头接耳……”押运行动副总指挥贺建华高声提醒犯人们。

  下午6点46分,犯人们走向3辆大巴,男女犯不同车。大巴的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车顶安装了警灯、警标;在车内,在第3排座位处安装了护栏,隔开了狱警区和犯人区;车玻璃的内侧也装着护栏,防止犯人从玻璃逃离;同时,为了保护犯人隐私,玻璃都作了贴膜处理。www.222060.com

  7点整,开道车驶出监狱大门;第二辆是持枪武警乘坐的警戒车;后面跟着的是三辆大巴囚车;最后一辆是指挥车。7点10分,6辆车闪着警灯驶进夜色中,前往西客站。

  下午7点55分,车安全抵达西客站特别通道。此时,武警们已荷枪实弹在现场形成一个“包围圈”。

  8点30分,犯人们进入K157次列车的2号车厢,该车的大多数车厢都乘坐着普通乘客。上车后,罪犯们马上被安排在已经规定好的各自的座位上。记者看到,该车厢内的消防斧和灭火器已经被狱警收到隐蔽的位置。而且,车厢的厕所没有门,为的是防止犯人把自己锁在厕所内。

  8点45分,车厢安置完毕。按照排班表,一组值班狱警留下,其余狱警进入隔壁车厢休息。车厢外的两侧,分别由两名持枪武警把守。

  晚上9点10分,列车准时出发。此后,王青和列车长、乘警长商讨了在武汉站停车6分钟,放下46人的方案。列车长和乘警长都表示没有问题。

  晚上11点,王青和贺建华再次进入2号车厢巡视,此时的犯人们大部分靠着椅背熟睡了。在值班记录本上,记者看到,每半小时的检查显示,一切正常,其中包括械具的松紧程度。据王青介绍,遣送处所用的手铐和脚镣是全国监狱系统独有的,考虑到犯人要长途跋涉,为免伤及皮肤,所以都是特制的。脚镣要比一般的轻1斤多,只有1斤多重,以便于犯人行走。“虽然对手铐和脚镣作了专门处理,但是不会改变它们的结实程度。”王青说。

  遣送过程中,记者注意到,当有犯人要上厕所时,和他铐在一起的另一名犯人也要一起来到厕所。之后,不上厕所的犯人蹲在厕所外等待,而狱警在门口看守,同时负责固定岗的狱警也要盯守。

  列车上的一夜过得非常平静。11日早上7点,狱警们开始准备犯人的早餐,他们将食物箱搬进犯人的车厢。此时的犯人都已睡醒。狱警们一一给他们发放了大面包、火腿肠还有矿泉水。“给犯人准备食物我们考虑的两个原则是,吃饱和卫生。”王青说。早餐后,狱警们给犯人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各种书报。

  11日上午,记者注意到,每次列车到站停靠时,车厢外都站着不少民警进行守卫。据了解,这是由铁道部向各车站下发指令,通知当地铁路公安段做守卫的。此举是为了防止列车停站时发生问题。此外,狱警们还担心列车晚点的问题,因为这会增加监管难度和不确定性。对此,王青说,今后押运犯人的列车上将安装GPS卫星定位系统,使得列车得到全天候的安全保障。

  11日中午11点多,列车即将抵达武汉站。狱警们大多进入2号车厢收拾湖北籍46名犯人的行李,还有的狱警再次检查了他们的手铐和脚镣。11点50分,女犯在前,男犯在后,各自抱着行李等待下车。12点13分,犯人们在狱警和武警的押送下,依次走下列车。而随同走下车的狱警和武警也结束了他们的遣送任务,他们将从这里返回北京。

  11日晚上7点10分,在晚点3小时后,列车终于抵达正在下雨的长沙站,此时的湖南监狱方已等待了3个多小时。犯人们下车后蹲在地上,经过清点和核查后,由狱方戴上手铐。在确认无误后,北京狱警才走上前,解下他们原来的手铐和脚镣。负责办理交接的两地狱警核对了人数、档案、法律文书以及犯人的财物,完成了交接工作。据湖南监狱方有关负责人介绍,42名犯人将被分送到3所监狱,而从火车站到这3所监狱只有3小时路程。

  “每次把犯人送到,我都有心落了地的感觉。”王青说。此后,王青带上狱警们,返回了北京。

  1月10日中午12点多,遣送犯人的预备会召开后,狱警李占凯的手机响了。“孩子又哭又闹,哄也哄不住,不知道怎么了。”打电话来的是李占凯的母亲,因为1岁的孙女又哭又闹,只好向儿子求救,老人并不知道儿子马上要执行任务。

  总指挥王青得知情况后,看到时间还来得及,特批李占凯回家看看。下午2点20分,记者跟随李占凯走进他的家。一见爸爸,大哭不止的女儿向爸爸伸出小手,李占凯把孩子抱在怀里。10分钟后,记者先行离开李家,2分钟后,李占凯红着眼睛回到车上。记者听到,楼上传来了李占凯女儿的哭声。

  11日下午6点05分,在确认列车即将抵达长沙站后,狱警安排小新(化名)和小磊(化名)在列车上进行了一场特殊会见。据了解,小新和小磊是堂兄弟,两人因盗窃分别被判了刑。

  在这次见面之前,两人都不知道对方在列车上。狱警把他们带到一起时,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此时,两人都还和其他犯人铐在一起。狱警先把手铐打开,把小新和小磊铐在一起,再把他们各自的“伙伴”靠在一起送回座位上。

  “我们已经4个月没见了。”他们俩作为同案犯,虽然同在遣送处但从未见过面。在列车上,两人互相鼓励说,出来后要用特长开一家餐饮店,重新开始生活。记者 钱卫华



上一篇: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游戏音乐背后体现的是什么? 下一篇:LOLS11装备图标大全 装备图标更新改版高清大图整合对比